都是坑


兴趣使然的副业子博,不定期掉落啰嗦的碎碎念,是无光的灵魂!不适宜关注但很适合一起丧

© 月球表面儿
Powered by LOFTER

弓骑随笔

是我流瞎写的handjob!

ooc+恋爱脑!

摸鱼填完发现居然需要超链,这么短还要超链!

-


     “勇者,余硬了。”
    这是发生在某场战斗之后,那位太阳王不容拒绝地把阿拉什推向最近的一堵墙上时说出的第一句话。
    他张了张口。尽管面对如此境地,这位西亚的英雄也能准确无误的将最稳妥的答复酝酿在舌尖,但这次却迟迟无法发声。
    这次小小的例外并不该被谴责,且不说这过于露骨的邀约,毕竟没人真的能巧舌如簧地对着这位法老那副胜券在握的神情说出拒绝的话来。
    更何况,阿拉什更希望他的舌头能在别处派上用场。
    此时奥兹曼迪亚斯的脸上仍带着因刚刚激烈战斗而遗留下来的汗水与红潮,他胸膛起伏,呼吸声却是规整有力的,光裸脊背上那些漂亮的蜜色肌肉在阿拉什的注视下带着力度舒展又绷紧,任由那对金色的眼眸之中的狡黠光芒将他的猎食者本性暴露得一干二净,啊,十足的进攻姿态。
    阿拉什不禁为此吞咽了一下。
    他此时能看见法老贴身短衫之下的旖旎景色是有原因的,毕竟那条白色的斗篷早在几秒前刚刚完成了它的使命——被它的拥有者以一种极为卖弄的姿态缓缓脱下,随手丢在脚边。法老并没有直接动动指尖使这纯粹由魔力构成的织物消散在空中——他当然没有,这是场精心编排的演出,他要给他的勇者最好的——所以他选用了一种最初级的方式用它来瓦解面前勇者的全部自制:
   法老朝他展露了一个能看见那对迷人虎牙的笑容,双手在胸前交叠着拽住披风领口的布料,接着舒展了双臂,让那片白色一寸寸揭晓其下的迷人曲线,确保他唯一的观众仔细看过了每一寸造物主曼妙的切割,才让白袍从头顶被脱下。
    “好热。”尽管他轻描淡写的为自己的肆意行为作出补充,但两位当事人都心知肚明这绝不是真正的原因。“如果这份期待你也能够的回应的话,余觉得你现在就该有所行动了,余的勇者啊。”
    阿拉什早该想到,他的恋慕总能得到他想要的。 

    接下来请不要太过期待的点这里!


-fin-

评论 ( 2 )
热度 ( 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