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坑


兴趣使然的副业子博,不定期掉落啰嗦的碎碎念,是无光的灵魂!不适宜关注但很适合一起丧

© 月球表面儿
Powered by LOFTER

【FGO】【ラシュオジ】角斗士AU(一发完)

角斗士!阿拉什 x 拉二


一辆车

我流瞎写,全架空,十分OOC!希望大家看到bug也当没看见(。

剧情和前情铺垫很无聊,可以直接拉到底图链上车(。




-


 

         他喝下那碗为今晚的战斗准备的药剂,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毛,不受控制的猜测哪怕尝过了上百回也无法习惯这个味道,偏偏它像是有自我意识似的,直直窜入鼻腔,紧接着攻陷了他的头脑。

         阿拉什做了几个深呼吸,等着这种麻痹感消逝,胸腔里却渐渐被一种茫然充斥,鼓胀着连同前天断掉的那三根肋骨一起隐隐作痛,抵触的情绪像是逐渐收紧的网,从头顶开始将他包裹得密不透风,咆哮着要把他从这场过分荒诞的梦境里打捞起来。他理应如此——但实际上,这情绪只停留了一会儿就和眉头一起被他舒展开来。他还不能停下,年轻的角斗士甩甩头,今天里第一次走出了那扇沾满干涸血迹的门,逼自己面对那毫无实感潮水般的欢呼声。

        尽管此时已经接近日落,太阳也还是依然毒辣,但它的热度与冷酷却是平等得对待着每一个人,这大概是角斗士现在拥有的最接近自由的东西了。他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往前走了几步,让整个人都沐浴进那片阳光。眼看着大地被这光辉炙烤得呈现出一种和白天一样咄咄逼人的金黄,不,比白天更加浓稠——人群也是如此,总是人群,阳光从来不是洪水猛兽,他们才是——呐喊着,沸腾着,对这场角斗的热情完全没有像着阳光一样落入地平线下的意思。

        他只觉得他的肋骨疼得更厉害了。

        来自西亚的勇士仰起头,乌黑的眸子望向过头顶环形的观众席,扫过那些精心穿戴的男人女人。他们用一种嬉闹的态度为能和即将上赛场的斗士们对上眼神尖叫,看台那样的高,带来可以遮天蔽日的幻象,但眼神黏在他裸露的脊背上却可以化作实体,伴随阳光都驱散不了的刺骨——那魔药开始起效了。

        阿拉什,来自异乡的战囚,西南部角斗场上的一颗新星。整个南部的贵族们为这个横空出世的角斗士疯狂——男人们夸赞他娴熟冷峻的格斗技巧,女人们欢欣他结实漂亮的肌肉和刀割般的下颌曲线,而角斗场的奴隶主们则畏惧他能洞悉未来的双眼——他们逼他喝下魔药,但仍然无法阻止胜利女神挽住他的手臂。

    当今晚的第三位对手的身躯重重的摔在场地中间时,天色已经黑了,斗兽场像是刚刚经历过了一场爆炸。战败者倒下的巨大震荡逼得看客不禁噤声,但随即爆发出更响亮的欢呼。阿拉什重重的喘着气,他刚刚将利箭射穿对手的护甲钉入他的胸腔,握着粗砺弓箭的手臂因为承载了巨大的冲击而微微痉挛,他无法分辨手上潮湿的触感是汗水还是血液,但这没能比周遭的其他事情更让他不适。夜空中抛洒下鲜花,月光以及视线。人们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今晚的胜利者像在打量一件商品,或者……一把刚刚证明了自己有多锋利的武器,若换做别的日子,这认知只能让阿拉什把弓攥得更紧而已。

    但今天有些不同。

    阿拉什早就感受到了一股不同以往的视线,并不是漠然的审视,也远不是憧憬与爱慕,但确实是饱含某种情愫的,但又没有强烈到让阿拉什足以分辨其中更细致的情感,只有其带来的热度扎扎实实的落在他身上,比让他爱恨交加的阳光更有侵略性,使他那颗刚刚沐了血的心也滚烫起来。

    “啊啊,今天真是来了位不得了的大人物呀。”


    所以当两个穿着考究的仆从蹙着眉头站在他面前时,阿拉什并没有太过意外。看来幸运女神也终于来到了他身边——这正是他期待的时机,先前在角斗场所有的拼死撕杀都是为了这一刻,一位贵族的召见。他终于有机会逃出这个国家了。

    他被仆从们拖拽着清洗干净,套上精致却没有多少布料的礼服,引领着穿过层层叠叠的拱门来到今晚的目的地。当他看清这栋建筑物后还是多少吃了一惊的,尽管他在这个国家只待了数月,也能意识到这种规模建筑的主人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贵族。

    事情恐怕不会像看起来这样容易,阿拉什心想。仆从们把他扔进这间寝宫后就悉数离开了,留下他独自等待着主人莅临。尽管他并没有被戴上镣铐,阿拉什也不准备轻举妄动,这里的主人要是没有见到他定是会封锁整个宫殿,脱身就更难了。他暗自盘算的同时双眼也在寻觅着这屋里一切可以利用的物品。



    “余的话可不会考虑砸碎那个陶罐防身,”

    魔术?!

    突然出现的气息和声音让阿拉什有些措手不及,回过头来却正好撞进来人那汪金色的眸子里。逃跑的计划和辩解的话语在那一瞬间通通都被抛在了脑后,他只是张着嘴,看着这个男人掀开帷幔向自己走来——金色的,像是流动的太阳。

    这是这位东方的英雄第一次面对这个国家的王。在阿拉什前二十几年的人生中,他的民族,他的国家总是凌驾于他个人的私欲之上,当然,他对此毫无怨言,他的出身早已为他做好了全套的人生规划,但现在,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失去了履行他此生职责的能力。

    那对金色眼睛的主人似乎对他的惊愕十分满意。奥兹曼迪亚斯带着不容忤逆的威严绕过床柱来到阿拉什面前,颈上和腕部的金饰在他双眼的辉映下显得过分暗淡了,因此发出叮当的声音妄图夺取一些关注。但阿拉什的视线正不受控制的牢牢黏在法老的脸上,流连于他浅褐色带着光泽的皮肤和饱满的嘴唇。

    这种冲动来得太不合时宜了,阿拉什心中有一部分为此感到无助与疼痛,命运不该把一个天神在这种时刻领到他面前,他几乎无力抵抗。


★点我即看法老聊骚撩汉现场!★


    第二天早上阿拉什睁开眼的时候天已大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的勇者过了几秒才意识到自己浑身弥漫着淡淡酸痛的原因。昨晚究竟做了几轮已经记不清了,只有男人一次次用那对魅惑的眼眸撩拨自己的景象深深刻在脑海里。原本逃离的计划被搅得支离破碎,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被自己占有欲十足的搂在怀里沉睡着!!!

    眼前的景象实在是过分的有实感,吓得阿拉什差点从床铺上跳起来,小心翼翼的撤出手臂看到法老完全没有转醒的迹象才稍微松了口气。悄悄的溜下床对于本就擅长隐匿的弓兵不是什么难事,真正的难题则是如何从地上找到可以遮体的衣物,勇者扣上腰间的绳结无声的摇了摇头走向窗边,逐渐热烈起来的阳光洒在这个富饶而强盛的国家上,而这一切都确实归功于阿拉什身后那张床上的男人,同这个建立在贫瘠土地上极有魅力的国家一样——带着危险的棱角而又美得不可方物。

    鬼使神差的,他转过身来望向还在梦中的男人。阳光顺着空气照射进来给法老镀上薄纱般的光辉,让奥兹曼迪亚斯比任何时候都像是一位神王,也让阿拉什比任何一个时候都想将这位生来就担负起一切的君主拥入怀中。这种冲动几乎要被阿拉什赋予实践了,但最后,异国的勇士也只是背着阳光,静默地看着这个已经夺走了他的心的人——哪怕是太阳也需要靠在山峦背后休息的吧?而我……

    微微苦笑,阿拉什轻巧的翻过窗栏,纵身跃进了风中。

    ……现在大概还不能成为你的山峦吧。



    “……不仅接受了奖赏还带走了自由吗?”

    奥兹曼迪亚斯睁开眼,望着勇者离去的方向叹了口气,沉吟了片刻终究还是舒展了眉头,“不过角斗场那种充满血腥气的地方,也确实不适合你啊。”


    “陛下,守卫都按照您的意思撤走了。”

    近臣的声音幽幽从门口的帷幔外响起,法老发出了一声鼻音权当了回答。

    “您明明那样中意他……真的不用追回来吗?”

    “不必,”神王合上眼,嘴角却不自觉的带了弧度,“他的心早已屈服于太阳了。”



     fin



评论 ( 14 )
热度 ( 613 )